乔治白(002687.CN)

酷特智能IPO:代工收入超7成 智能变革中气不足 收购亏损资产超2亿

时间:20-01-07 22:15    来源:和讯

日前,证监会官网显示,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酷特智能”)IPO首发申请将于1月9日上会。

酷特智能主要从事以定制为核心的服装设计、研发、制造和销售,定制服装产品覆盖了男士、女士正装全系列各个品类,包括西服、西裤、马甲、裙装、衬衫、大衣和风衣等,公司经营模式是典型的C2M定制模式。

C2M定制模式取代了传统服装定制生产中的每人一版,个性数据定制的场景,而又选择了用工业化的量化生产线,进行非手工的制作生产,综合使用了工业化时代和前工业化时代的典型特征,形成了对于当下消费需求的特色满足。

但此种还原个性化身材数据的工业化流水线生产实属中庸,其发展空间有限,同时也限制了酷特智能在服装行业实现全品类、全领域的覆盖。

招股书显示,2016-2018年末,公司服装定制业务收入占比为超90%,其中西服收入占比分别为78.71%、78.07%、80.95%,由此可见,西服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。

酷特智能强调公司经营模式是“由订单驱动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”,是将智能终端装在了缝纫机上,然而公司自有品牌(OBM)的营收占比仅10%左右,营收的大头则主要来自于贴牌代工(ODM)业务。招股书显示,2016-2018年,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4.20亿元、5.84亿元、5.91亿元,ODM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63.01%、73.77%、74.15%。

可以看出,酷特智能的核心竞争力显不足。

从营收看,公司业绩连续增长,但近三年净利润却是先增后降,2016-2018年,公司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818.28万元、6100.26万元、5931.02万元。

获客成本高 毛利率低于同行

从服装C2M定制模式的结构体系来看,支撑这种模式的其中一个关键在于后端的柔性生产技术的升级,若企业无法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后端供应链控制能力,就很容易成为后端供应链工厂的销售营销部门。

另外一个关键点就是对用户需求的把握,对新流量的获取则更是决定了C2M模式的成败。据了解,酷特智能线上获客主要是通过app、微信公众号、小程序等渠道,线下则依靠实体门店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期末,酷特智能的直营店数量为16家,撤店率为33.33%;之后两年,公司加大撤掉线下门店,招股书显示,2017年、2018年公司撤店率分别为50%、37.5%;截至2018年末,公司门店数量仅剩5家,其中青岛4家,北京1家。

显而易见,酷特智能几乎是放弃了OBM定制模式,或许是贴牌生意更好做吧。据悉,定制服装市场先后还有大杨创世、报喜鸟(002154,股吧)、希努尔(002485,股吧)、乔治白(002687)(002687,股吧)等传统服装企业进入到该领域,竞争可谓激烈。

然而,贴牌代工一直是服装产业链条上利润较低的环节,招股书显示,酷特智能的主营业务毛利率明显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。

酷特智能IPO:代工收入超7成 智能变革中气不足 收购亏损资产超2亿

公开资料显示,酷特智能本次拟募资金额4.18亿元,将分别用于柔性智慧工厂新建项目和智慧物流仓储、大数据及研发中心综合体建设项目。

酷特智能IPO:代工收入超7成 智能变革中气不足 收购亏损资产超2亿

收购超2亿亏损资产 批量注销公司

从股权结构来看,酷特智能实际控制人为张代理及其一致行动人张兰兰、张琰,其中张代理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占比19.90%;张兰兰直接持有股份占比13.64%;张琰直接持有股份占比13.06%;三人合计持有公司46.60%的股份;但据天眼查显示,公司疑似最大股东是饶卫。

酷特智能IPO:代工收入超7成 智能变革中气不足 收购亏损资产超2亿

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,公司称为解决同业竞争、关联交易的问题,发生收购亏损资产的行为,分别是2014年11月收购酷特网定;2015年4月收购新启润(原红领股份)、新启奥(原红领制衣)及红领集团的生产设备;2016年12月收购新源点。

招股书显示,收购酷特网定的对价为8360.22万元,公司2013年亏损38.10万元;而新启润、新启奥及红领集团生产设备的收购对价分别为1250.52万元、310.78万元和41.74万元,2015年新启润、新启奥分别亏损4056.09万元、102.9万元;新源点的收购对价为1.57亿元,2015年新源点亏损36.22万元。

酷特智能IPO:代工收入超7成 智能变革中气不足 收购亏损资产超2亿

招股书截图
招股书截图

另外,据招股书,酷特网定、新启润、新启奥三家公司名义大股东为自然人吕显洲、张姗姗和刘琦,但实际上这三人都是替张代理代持股份,红领集团为张代理个人持股90.09%的公司。

酷特智能IPO:代工收入超7成 智能变革中气不足 收购亏损资产超2亿

招股书截图
招股书截图

值得一提的是,自2016年10月起,红领股份(2017年10月更名新启润)、红领制衣(2017年10月更名新启奥)均不再实际经营,并且两家公司均在2019年4月注销;而酷特网定和新源点则分别于2015年5月、2017年5月注销,此时两家公司被收购均不到1年时间。

此外,在IPO招股书披露前,张代理家族还密集注销了旗下红领集团等13家公司,其中有多家与酷特智能存在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,这些公司几乎全部处于亏损状态,近3年累计亏损超2亿元。

综上,可看出,酷特智能经营状况似乎并不稳定。

(责任编辑:刘海美 )

看全文